The Star - Evolution

  

  

  早晨 6:30,C 起床。洗漱,吃饭,上学。

  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 10 年。

  他走路去上学。

  路上有几个行人;他们看起来很快乐。

  “打王者一样能使我快乐呀,”他想。

  

  他到了学校。一进教室,Peppa 迎了上来。

  “昨天公孙离那把——你有点皮啊。”Peppa 满面红光,笑着说。

  他也笑了笑,坐回座位,打开书包。

  一声惨叫。

  “Betsy!你昨天为什么没发语文笔记!”

  “什么?哦!——”Betsy 掩面。“I’m really sorry.”

  “别 sorry 了,赶紧拿来我抄——亏你还是代课表。”

  

  S 走了进来。

  教室里一片混乱。

  代课表沉重而蹒跚的脚步声,组长催作业的叫嚷声,没交作业者的哭喊声,执勤班长杯水车薪的“Shh! ”声:一片大杂烩。

  “同学们好。”S 提高了声音。

  “老——师——好——”零零星星几个同学那里传来活无常似的叫声。

  S 摇摇头。

  

  L 正在讲课。

  他的目光锁定了一个已经倒伏了半节课的学生。

  “C:起来回答这道题。”

  C 揉揉惺忪的睡眼。

  “老…老师哪道题?”他有气无力地问道。

  旁边,Betsy 用手使劲捅了他一下。“拼成边长 sqrt(2) << 1 的正方形。”她低声说;他并没有听见。

  “下午 4:00,家长来校。我亲自给你母亲打电话。坐。”

  

  L 冷冷地说。

  

  他站起身。

  “他天天打王者,结果都玩了好几年了,段位还是钻石:我一个月前刚玩都已经上星耀了。”

  “是;你知道为什么他最近一直没吃鸡吗?”

  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  那人压低了声音。“他之前一直用外挂,被封号了。”他说。

  “哦~;怪不得他之前……别说了。”另一个人看到他向他们瞥了一眼,连忙说道。

  

  ……

  

  打发完朋友关切的质问,他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。那天是愚人节,万家灯火,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  

  他悚然一惊。

  是,他看过余华的书,看过春生的戏份,知道活,有时孰难于死;可他也看过吴承恩的书,看过龙婆的戏份,知道好死不如赖活。

  他停了下来。

  

  “今天是星期五啊,”他突然想起,“我可以在外面待到8点的。现在还早的很。”

  街上大包小包的人群;他们很快乐。

  快乐是什么?

  上个月考过一篇作文:

  《那天,我捡到了快乐的钥匙》。他写的是他登上了王者全服第一。他知道,这次作文又要得D了。

  可是……

  

  ?

  

  他找到一条长凳,坐了下来。

  天空中现出一道橘光。他睁大双眼。

  “哇!流星!”几个人喊道。

  绝望攫住了他的心。心中却并不是一片黑暗。

  世上的牵挂……Maybe Betsy?Or Daniel?Kamen?

  But, am I really their friend? Or I should say, are they really my friends?

  Seems not. (我似乎变的豁达了。)

  他摇了摇头。

  

  他站起身。空气中弥漫着违和的气氛。

  他似乎能够感受到那拼命想要置他于死地的虚空。

  “谢谢你,”他说。

  

  “你不能这样!”

  “为什么?”

  “你还没上星耀!”

  星耀?他想。那不是我一直的理想吗?为什么我现在对此却这样木然?

  流星雨还在下。

  一道星光射向他的心间。他的心忽而苏生了过来。

  他闭上眼。

  

  “没有涅槃,也没有收获罢。”

  

  他转身;他消失在白夜中。

  

  ——

  

  “I got the story, ”他举起一张纸, “From his will. ”

  Betsy 脸上铺满泪水。Daniel 仍然绷着那张死鱼脸,只是嘴角向上微微翘了翘。Scistar 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  只有 Supreme 似乎毫无反应。

  “你还早两万年呢,”他说。

  

一八,四,五,津沽。